Tuesday, 29 December 2015


 

一定要再見

去年收到家媽媽病重的消息,帶著滿懷悲傷心踏上歸程!

結果那次重聚,但媽媽為生力衰竭,一次又一次的壞消息,次次離別都懼怕苦下次不再說



寫在温哥華國際機埸:一定要再見

 二月二十八日獨自返港,黯然踏上歸程。

 長途电話中傳來媽媽病重的消息,發燒、氣喘、含氧最低,不肯進食、体弱、油盡燈枯,彷彿走到生命最後一程。緊張焦慮抓滿心胸,讓我胆顫心驚,生怕以後不能再見她,要立刻買机票回來見她一面 。电話中聽見她氣若柔絲,我大聲的对她说:「媽媽,你不能走,我正趕著回來,你一定逼自己進食,否則你無法見你小女兒一面。」。徨恐的我,無法安眠,只能懇切禱告天父给我机会重見她一面,弟兄姊妹也纷纷回应慰問,為我禱告,好友温老師於百忙中主動提出前來接机,说我一下机就立即送我去見妈妈。

(感谢天父垂听我們迫切的禱告,三月二日果真見到她。睡床个多月,今次竟然能坐著見我,這是慈悲的天父聽我的禱告。病了個多月的媽媽,明顕地衰弱了,但能再見她,已是無限感恩!)

 能再見、能重聚,那是多麼美好!

能再見,離別就能心存盼望,知道只是暫別一會,別離時也就不用那麼肝腸寸断!

能再見,離別就能心存安慰,知道還有机会與你一起、能有机会聆听你被病魔折磨下所忍受的痛苦,雖然心痛著仍然覺得欣慰。

生命幾乎接近死亡的関口,彷彿看見耶稣基督温柔的呼喚你回家,要跟主在一起了….正要開心地迎上去…. 卻忽地發現還有未了的親情,(女兒正趕著回來要見你一面);尚有未完的責任(做母親的責任怎能完结?) ;未償的心願(藍天,還要多見幾下)…. 於是死神就從你身邊擦過,慈愛的主也就狠心的讓你活下去,延遲與你見面。

能再見,便有机会告訴你我是多麼的珍惜你,只要你仍在,我便心存感恩。

請別説:「我耳不靈光,口齒不伶俐,反應不敏捷,累你耐著性子,聽我重重覆覆的説著老話。」和長輩談話,豈在乎説話的速度,誰管説了些甚麼?能夠聽到你的聲音就心滿意足了!

請別説:「我老了,沒用了。」生命至此一刻,談甚麼有用沒用?誰還要你能做點甚麼甚麼的?誰還要你來做這做那?要你煮一頓飯、烹調幾個美味菜式、煲一煲營養豐富的老火湯?不,這一切都不重要,母親的存在不是為了服侍子女的,只要母親仍在,做子女的就有蔭庇、有呵護,有你在,我就不是孤兒了。

請別説:「我容貌衰老醜陋。」做子女的那會計較母親美不美,母親不是用來炫耀、用來觀賞的,只有閱歷不足的人才会把美容定格於青春,用滑溜的肌膚、明亮的眼睛量度美醜,誰説歲月留痕、飽經歷練而神態自若不美?生命每一個階段自有其美態、自有其吸引人之處。

醫生一次兩次的詢問姐姐和我,倘若你生命懸於一線,搶救不搶救,姐妹倆淌著淚,一次又一次的仔细思量,孝顺的我們,為了你不用忍受疾病的煎熬,應該説不要救,讓她安息吧!但自私的我們,捨不得你離去、不肯忍受你走後留下的失落與淒苦,狠心地要求医生説:「無論如何,請竭盡所能,把油盡燈枯的你搶救回來,只因為仍想再見你,縱使宛如枯木的你在女兒心目中依然美麗、依然重要,要見,一定要再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