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December 2015


這一篇寫於1986年,悼念一位寂寂無聞的牧者,在他身上的牧者素質是我們這一代傳道人所要效法的榜樣。在這個事事追求表現,斤斤計較個人利益的世代所需要深思反省的。

過去的人、過去的事,對今日的我們仍具意義。

 

《歸去來兮之生死別》

親愛的區牧師:


那一年離港赴英,最不忍捨下的是你。這幾年你夫婦倆常抱恙,已屆垂老之年,但苦無適當之接班人選,百病纏軀仍要挑上教會重擔,你一手提攜、素體貼你心與你一分瑣碎事務的慶球又離別在即,因此與你話別之夜,隱隱見你瘦削憔悴的病容下,仍一臉沉重。幾百年前柳永的詞:「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就彷彿為你而寫了。

            看著你顫抖的手送上衣裳,為將要遠行的我們添上新裝,更傷離別之苦。千萬想不到,此一別竟成永訣,倫敦只一年,就相繼收到你夫婦倆的死訊,我倆雖悲傷,但因身不在故鄉,心底竟不相信你已離去!

            六月,我倆應教會之邀返港,慶球擔任卅週年堂慶培靈會講道,帶著千百種興奮,踏進這間我們自少長大的教會;景物依然,人面仍在,新臉孔也添了不少,但沒有了你!在堂慶的一片歡笑中,在老友重逢的喜樂中,我們壓下心中的黯然,盡情的去享受重聚的歡樂,竟把你當作去了其他兄弟堂講道,因此也不甚覺得你已離去!

        一晚我重臨教會祈禱會,在禱告中突然聽見樓梯腳步聲,我不其然的以為你如慣常一樣的抱病而來,張開眼睛要見你,你卻音容渺渺。生死訣別之情瀰漫胸間,我才真正知道,你已別去!自此,在以後幾個禮拜中,人羣中有你,主持聖禮中有你,講壇上有你,與會友揮手話別中也有你,你的音容不在又處處在!

            在你走過人生的旅程中,不知你作如何的總結?在神的面前你又獲得如何的嘉許?有人單從教會的人數,從教會的屬靈氣氛去批評你並沒有使教會興旺。是的,我們的教會從未出現過令人振奮的情景,沒有慷慨激昂、疾聲高呼的講道,沒有悅人耳目的詩班歌聲,沒有十分「屬靈出世」的祈禱,人數沒有急劇增加,永遠保持六十至百餘人的鄉村教會,你沉實、含蓄,默默的耕耘,沒有高言大智,紮紮實實的撫養我們,從你平凡如白米飯的餵養底下,我們一個一個的長大了。廿五年來,從我們當中出的傳道人雖只有小小的八位,但教會領袖,倒是出得不少,就是現今在倫敦、加拿大、美國都有我們熱心的弟兄姊妹,十數年不變地作中流砥柱的帶領教會。鄉村教會在十多年前留學及出外之風盛行。那時,我們年年開歡送會,青年剛剛栽培長大,可以承擔教會之責了,但又一批批的離去,這百餘人的小教會在增長於不為人所見當中,人又怎能從可見的數目中去衡量你的工作?

            我素來是一個不懂與人深交的人,不善於表達又不懂得體貼,因此與你總是相隔遙遠,我的姐姐卻與你有深交之情。姐姐年少多病,家裡貧窮,母親又不諳醫藥,你因久病成醫,又天生一副牧者心腸,於是常帶著姐姐遍訪名醫,為她付交通費,診斷費及昂貴的藥費。在你有限的收入中,你很少為自己及師母添一件新衣,錢倒是為他人花去了,傳道者的愛心如種子的散落在土地裡,在我幼小的心靈中早已長出嫩芽,你為我樹起的牧者風範,又豈是急功近利,只求表現的傳道人可比?

            去年我夫婦倆有機會一嚐傳道者生涯,在緊迫的讀書生涯中義務牧養教會,你可知道,我們有意與無意間以你為模式,學你如何以教會作為自己的生命,把羣羊看為自己的子女。你從沒有為自己爭取任何合理待遇,住所破了,舊了也是自己去修理,教堂樓上宿舍早已不適合年老體弱的你及師母居住,夏天太陽猛烈,上蒸下熱的非常翳焗,冬日又當正北風,非常寒冷,你就這樣熬了廿多年,毫無怨言,我們也不懂照顧與體貼,數年前姐姐才發起運動籌錢送你冷氣機。你收入不多,可是每月的奉獻都比那些收入豐富的人為多,為了教會你不時自掏腰包的請吃飯召集人手商議聖工;你不時對青年常加獎勵,每年聖誕節佈置教堂時,常見你攜來一大堆水果給我們慰勞,給我們鼓勵,幼少無知的我從不過問水果的錢從那兒支付,長大了始知又是你從微薄的收入中掏出來。你給我們典範,使我們有機會牧養教會時,也不自覺地不計較自身利益的去默默付出自己。生命產生生命,只有赤誠事主的傳道人,才能感染及塑造下一代的傳道人,這一點的收成,你又豈能估計?

            美莉來信告訴我師母舉喪的情形,那天吊喪的人多,濟滿一堂,親友低聲細語交談中,你白髮蒼蒼的扶著病軀頓然出現,全場不禁肅穆黯然。你愛惜的撫摩棺木,久久不忍離去,淚水黯然而下,遠在倫敦的我,讀著此情此景也禁不住洒淚。你倆膝下並無兒女,倆老一向相依為命,然而為著神的家,你連老伴也疏忽了,你常對我們說,你最大的心願是在退休後,好好的陪伴師母,倆老安渡晚年。可惜的是,在你應退休而不能退休時,師母已身彌重疾,你一生的心願也頓成泡影。因此在師母逝去時相信你是如何的悲哀及遺憾,在病魔的折磨底下,你連生存的支柱也失去了,於是你在不久之後追隨師母而去,想你倆如今必在天父的懷中,享受神所給你們的安慰了!為了神的家,連該享受的家庭生活都擺上,我相信這一生你是無憾了!

        你沒有留下顯赫的名聲以供後人景仰,你不是大時代轉折中扭轉乾坤的宗教家,你的一生是沉默的、寂寂無聞的,甚至在細小的基督教圈子中,你也不擠身在名牧之列;但你的可貴處就在一間毫不起色的鄉村教會中貢獻了自己。原諒我,這個不善辭令的小晚輩,在你有生之年從未透露對你的景仰,在你逝世之後,從未寫過一篇悼念的文章,只因我仍覺你在,但今次重返校園,才切切實實的嚐到生離死別的悲哀。其實我該為你止息了世上的勞苦而高興,可是「自古人生傷別離」,明知我們將再相聚,但又怎忍這數十年的光陰中沒有你?

   懷念你的小羊
                                                                                                                                                                                                                                                                                              麗娟

                                                                                                                                                                                              八六年十月廿日

                                                                                                                                                                                                              遙寄於倫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