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August 2015


母親的孤寂

 人生最難面對卻又常常被迫面對的是孤單寂寞,慶球牧師常常外出講道敎學,我常常要獨自一人面對一間空屋與及一室的寂靜。在香港白天還可以敎學,活在頑皮活潑的學生中、活在同事合作共饍中,晚上的孤寂尚可忍受。在卡城,沒工作、沒活動時間表,是自定的生活程序,丈夫外出的日子,自定的生活就方亂起來。平常人所羡慕的那種𡨴靜並沒有帶來安穩,反之寂寞枯燥如厚厚的牆上下左右的壓迫下來,吃飯沒味兒,喜愛的書本也變得沒趣,講章沒動力準備,獨個兒行超市商場,也覺掉不走那種無聊感,原來時間是謀殺不來的。

 想來人一生都要與孤寂共存,少時有父母親人、有兄弟姊妹、有玩伴,不知寂寞是甚麼味道,青少年有朋友圍繞箸,一起作伴,到父母年老去,身邊的朋友親人各自有自己的生活,陪伴自己的就越來越少。人結婚為了結伴,養育兒女為了延伸自己的家庭,但有一天兒女長大,展翅高飛,配偶也不能經陪伴,就算能在身邊,但始終都要各自面對生活!

 在香港停留的三個星期,那天到老人院探問媽媽,在大廳內與她閑聊,有一個婆婆在我背後不斷呼喚我,聽不到她說甚麼,其他婆婆叫我不用理她,她是整天呼喚別人的,我忍不住回應她的呼喚,近前去問問她有何需要,她叫我坐在她身邊,伸出她的手給我,我握著她的手,感到她很冰冷,於是我用温暖的雙手包住,包完左手又包右手,讓冰冷的她感受溫暖,在炎夏的香港,瘦弱的她竟有耐不住的寒冷!跟著她流起淚來,用手帕抹眼淚,坐在那裏,不停叫喚,想來很久已沒有人坐在她身旁,冰冷中她需要一點體温,一點觸摸,一句問候,一點關愛!

 她是一個母親嗎?有兒女的嗎?盼望著兒女的慰問陪伴?曾經有過父母親人丈夫兒女朋友的她,現在孤單地坐在那裏整天呼喚,別人只當她是瘋癲的,誰人回應她?要人陪伴一下竟成了奢侈品的渴求!

 想起我們的主是如何的憐憫孤單困乏的人,那住在格拉森墳塋裏被鬼附的人,他晝夜喚叫,又捧起石頭來掐自己,那生來瞎眼的,那在畢士大池子躺了三十八年、那在人群中患了血漏要摸耶穌衣裳的女人..耶穌基督並沒有忘記他們,祂一一尋找,因為在殘缺的軀體下是一個個珍貴的靈魂!

 作為兒女的整天掛住工作、家庭、休戲,想起生我育我竉我的母親,孤單地盼望兒女的探問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