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October 2018


 重建情緒傷害的意義(一)                                                                                 楊朱麗娟



人生的確有很多苦難,很多不想遇見的事卻遇上了,不想發生的事偏偏發生;苦難不是一件很遙遠,也不是只發生在他人身上的事;世上有很多家庭悲劇,每天都在上演…..

緒傷害會導致自大狂


專職婚姻及家庭輔導員黃麗彰認為,情緒傷害會令我們否定永恆的價值,受害者會覺得這個世界不公平、沒有公理,不明白別人為何可以這樣待他?為甚麼好人沒好報,惡人卻不用受罰,反而得享天年,這豈不荒謬?生命既然那樣沒意義,為何自己不放縱生命,反正這個世界就是這麼荒謬。再深入一層的問題是:情緒受傷害者,會否定世界沒有一位至善至美的神,與上帝隔絕,因而自己就變成宇宙的中心、生命的主宰,萬事都是人為的決定,一切只有靠自己。
受苦者若沒有健康的自我檢討,就會陷入一種受害人的心態,覺得自己永遠是無辜者,只看到別人怎樣虧待他們,不知自己也是罪人;他們亦愛站在審判者的位置,用自大的眼光審判別人。受害者因為沒有一雙心靈眼睛,沒法超越自我,感悟生命更高層次的真理,與永恆隔絕,陷入一種絕對孤立的狀況。

痛苦發掘深層意義


其實,面對無常與看似荒謬的痛苦,我們要在其中發掘它的深層意義。建構受苦的意義是很個人化的,每個人在其人生階段裡,都能發現受苦對生命的特殊意義。在某程度上會涉及兩個層面:

1.     在受苦的經歷裡發現自我

受苦的經歷令我們體驗到,很多事情都不在我們掌握之中,通常在痛苦發生的初期,我們都希望想盡辦法,把問題解決,盡量減低傷痛,甚或回復事情的原狀;但當我們發現受苦的事情已無法控制,能力實在有限時,大部份人會去否認,甚至顯得抑鬱不安;但也有人因真正體會到自己的有限,而去依靠上帝。以下是一個例子:

志明出生於基層貧窮的家庭,好賭的父親,使原本貧困的家庭更加窮苦,甚至無棲身之處,只能露宿街頭;但志明鬥志很強,無論怎樣也要上學,用心讀書,終於成為七優狀元,入讀最高學府,拿獎學金完成醫科,幾年間已經成為一位心臟科名醫。

找到病友經歷的平安

這個靠自己奮鬥努力,打下江山的名醫,自信爆棚,覺得天下間,沒甚麼可以難倒他。他認為,信耶穌只是弱者婦孺之輩的迷信行為,信神不如信自己,因為他就是靠自己,才有今天的成就。沒想到,在他40歲事業如日中天時,竟患上鼻烟癌,他難以相信,也拒絕接受這事實。兩年間,差不多花掉他所有的積蓄,仍然找不到治療良方。在病痛中他覺得原來人很脆弱,無論你多麼強大、聰明、本事,一個小小的細胞,就可以將強勢的人打垮,他覺得很無助。

志明在醫院裡認識了一名與別不同、患腸癌的病友。他已經做了幾次療程,身體虛弱到不得了,可是一點也不懼怕,且常說自己痛而不苦,隨時欣然面對死亡。志明見到他有一種平安、一種從天而來的力量,是他所沒有的。本來他很怨憤,覺得上天很不公平,為何辛苦奮鬥這麼多年,自己一手建立的事業,一手賺來的財富,轉眼化作輕煙?現在,因著這名信主病友的喜樂表現和分享,他願意全然放手,認識接受這位真神,結果,真的給他找到了病友所經歷的平安,並發現生命中蘊含著無限生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