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October 2018


                   人不是一座孤島 ()             楊朱麗娟

很多經歷受苦洗禮的人,最終會體會人間有情,在危難中得到很多朋友、家人無私的幫助,這些體會令他們覺得,所得的比所失的更多,所以人不是一座孤島。

一場談話救一條命

有人問愛恩斯坦,一個人所需要回答的最重要問題是甚麼?愛恩斯坦認為是:「宇宙是一個友善的地方嗎?」這個問題的答案,正是人類很多價值與信念賴以維繫的基石。

在臉書看了一個感人故事:一場談話救了一條命

   一名女大學生在公園裡見到一個流浪漢,他滿臉憂傷、非常落寞,女生十分關心地和他聊天,起初流浪漢十分抗拒、不理不啋,但她不厭其煩的逗他說話;果然,他開始講自己的生命遭遇。離去前,流浪漢拿了一張紙出來給她,打開一看,是這樣寫的:「今日我準備自殺,和你交談後,我感到人間有溫情,因此打消了自殺的念頭。」想不到一個關心的談話,救了一條性命。

     曾在新聞中見到一對患難夫妻,39歲的丈夫患了家族遺傳病,需要換肝,卻找不到適合的屍肝,生命懸於一線,這時妻子冒著生命危險,願意將右肝捐給他。丈夫很感激妻子對她的愛、為他犧牲,感到好幸福、好溫暖。

你是神的掌上明珠

5年前一月從香港重返加拿大,這次再移民是因為我丈夫的工作關係,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在卡加里,我沒有一個朋友、沒有親人、沒有我熟悉的教會,也沒有工作。我是一個很有使命感的人,讀完中學、大學、出來工作,再唸神學、有目標,有方向;但從香港的工作退下來,來到卡加里,突然面對退休,自覺像馬戲團的空中飛人,從一邊跳去另一邊,離開原來的扳手,但仍未接上新的扳手,浮懸於半空中,不落實,也不知何去何從。以往生活在死線、每天在趕做不完的工作,時間好像長了翅膀,如今在沒有日程表的卡城,時間像烏龜爬行,失了方向,失了目標,仿如跌落抑鬱中。一個人在家,沒有生活時間表,只有一屋的寧靜,望出去是茫茫的白雪,整天不見一個人,話也不懂得說了!

我丈夫是一位牧師(楊慶球牧師)201212月他要返回香港北角宣道會,主講60週年堂慶的差傳培靈會。聚會結束後,收到一個姊妹的一份禮物,原來她 知道楊牧師前來主講, 她想送楊牧師一份禮物,但卻不知道送甚麼,因此禱告求神指示;當中神給她看到,要奉獻一顆珍珠給師母,於是她配上一條鍊送給我。我好驚訝,手拿著珠鍊,心內有微小聲音對我說:「你是我掌上的明珠。」我對神說:「神啊,我不配。」「是的,你是我的掌上明珠,這事實不會因為你老去而改變,你以前是,現在是,日後也是。」


看似孤立其實相連

我很感動,原以為我是孤單獨自面對我的困境,原來天上的神是知道的,祂一早知道我這個生命走到此時此刻,是會掉進一個低落的情緒中,於是感動香港一位姊妹,送一份禮物給她不認識的、牧師背後突然面對孤單、失落的師母。藉著一顆珍珠做實物教材,告訴我,縱使孤單沒有工作、沒有朋友、仍是有價值的,仍然是神手上的掌上明珠珍。

人不是孤島,苦難叫我們體會原來我們是大地的一份子,表面看似是孤立,其實是彼此相連;這個宇宙是良善的,創造主會看顧我們。天上的神會調派資源來幫助我們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