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3 June 2016


晚宴的分享


有人說人生一世,就好比是一次搭車旅行,要經歷無數次上車、下車。時常有事故發生,有時是意外驚喜,有時卻是刻骨銘心的悲傷。有很多人下車後,其他旅客對他們的回憶歷久彌新,但是,也有一些人,當他們離開座位時,卻沒有人察覺。

 在你們的生命列車中,其中的一個站,楊牧師上了你們那部列車,和你們走過一段歲月,反過來說,在楊牧師的生命列車中,你們也在其中的一站上了車,陪他走了一程。

我相信,對你們來說,楊牧師陪伴你的一程是很重要的,否則今晚你們也不會出席他的榮休師生晚宴,對楊牧師來說,你們這一程,也是十分重要。一位老師的出色與否,老師個人的因素固然十分重要,可是好的學生對老師有好的回應也是不可缺少的。你們在楊牧師的敎學生命中,是十分重要的。因為你們留心聽課,熱烈參與,積極學習,造就了楊牧師的教學信心,今晚你們的出席,對他來說意義重大。是對他教學的一個肯定,我相信楊牧師因為有了你們這一班好學生而更加能夠做到一位好老師。

對我來說,我是和楊牧師坐了同一部列車,可否讓我使用這個場合,對他講一番心底的說話呢?

慶球:

初中時認識你,你穿一條灰色斜布衭,一對白反魚,理一個平頭裝,冬天的時候穿上一件長老送給你、50歲中年男人的西裝上衣,衣不稱身,沉默寡言,說話時有點口吃,在眾多人中你並不起眼。不知為何心裏暗暗說,我不會考慮嫁給你的。

怎料,幽默的上帝給我開了一個玩笑,日後我竟然要跟你一輩子的生活。

年少的我,十分恐懼婚姻,也不想談戀愛,對每一位向我表示的男生,我都立刻斷絶和他交往,也不會再見面。但中六時收到你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信中含糊的表白,我竟然沒有立即跟你斷絕來往,雖然沒有答應你,但也花了幾年的時間去思想什麼叫做愛情,也去尋找神的心意!

你和我有着不同的性格,讀理科的你和文學的我是南轅北徹,是什麼使我們走在一起呢?

是我們共有的一個召命,多年後才發現我們在同一個培靈會中各自走到台前獻上自己給主使用的。我們都熱愛着神,很想一生去服侍他,中國夢也是我們共有的夢,更是我們共有的話題!年少時常跟着主裏的哥哥去靈修,去禁食禱告,讀經,這些都增加了我們主內的交通,和養成日後的生活習慣!

因著共同召命,在結婚後我先讀神學院,你負責養家。八四年我們決定你全時間唸神學,我毫不猶豫的辭退我當時做得很投入的中學宗教主任的工作,買了幾乎要搬進去住的沙田第一城,陪你去倫敦讀書。倫敦三年貧困的生活,但卻生活很充實,但這幾年我們有很多美麗的回憶,都記載在「我信我行」這本書了!

因着這召命,我跟着你四度移民。從香港到倫敦,到渥太華,從渥太華返香港,又從香港去卡加里,每一次你都是回應神的召命,我不能有自己的工作固定的工作地點,都是隨着你走來走去,每一次我都向神問一個問題:「神啊你要我來這裏做什麼?你給慶球有一個的崗位,可是你給我的崗位是什麼呢,我要怎樣去事奉你呢?」

「我們的靈命是一個神所定立的過程,這過程塑造了我們,使我們具有基督的品格和本性。當我們敞開胸懷回應這過程,我們的內在將因此受到陶造,我們外在的生命也就自然地將這塑造表現出來。

靈命的塑造涉及我們生命的的隱密向度,神將這個空間賜給我們,由我們選擇自己要作的人,在這隱密的空間,我們與神相遇,運用自己的悟性、情感,和意志,選擇了要做上帝的僕人,在他的國度裏服侍他,被祂塑造!」[i]

在我們同行差不多半個世紀的屬靈旅途上,親眼看見神把你從一個腼腆、口吃、內向自卑,沉默寡言少年,塑造成為一個經常傳講神話語的僕人,現在到世界各地去國城市去主講不同的講座!各地城市都留下了你的足跡,也圓了你的中國夢,訓練造就國內的傳道人。

你不善表達,英語和國語都是你最弱的一面,可是你卻到英國留學,用英文去寫你的論文,渥太華用英語去講道,內向的你帶領教會去到國會山莊表達我們對同性戀及六四事件立場,這個不是從前的你!

普通話不靈光的你,竟然要用普通話教學,用普通話講道,在大場合中人要聽你的廣東普通話,感謝神給你勇氣、靠着聖靈去面對和應付!在你身上我看到了聖靈的大能,他給你剛強壯瞻,作你以前不可能作的事。

作為一個學者,你治學很嚴謹,興趣很廣泛,年青時抱著地圖入睡,還想
到世界各地去。隨着你的年齡增長,你對哲學、文化、神學、科學和歷史都有興趣,廣泛閱讀孜孜不倦,晚上十時多完成你的工作,就是你讀書的開始,往往讀至深夜,很枯燥很難的書本你也去讀。

佩服你的能力和自律,在香港教中學八年,你擔任學校的訓導主任,仍然可以讀完兩個神學學位,一個教育文憑,此後,無論在渥太華做牧師,香港的神學院做老師,你的研究是不停的,繁忙的你,在香港十六年間幾乎每年出一本書,有時我想,你不如跟書本結婚好了!

在卡加里的這五年我很有機會出席你的講座和教學,你所教的講課都生動有趣,不是冰冷的知識,在你口中說來,無論是一般人覺得乏味的歷史、無法理解的哲學,深奧的神學,都變得顯淺易明,歷史更是有血有肉,無論平信徒和神學生都喜歡上你的課,這些課程令我感到驚訝,你不用看講義,一口氣就可以講六個小時的課,有時是八小時,試過一天你講十小時的課,體力和精神少一點也不可,不知道你裏面裝了幾多個圖書館呢?你的知識不是過去的知識,現今社會發生的事,所謂後現代的社會,香港的本土主義,你都有興趣去了解和研究,此因此你的講章常常是到位的,與信徒的生活接近,不抽離現實,回應信徒在生活中的疑問和需要。,

作為一個牧者, 你十分具牧者心腸,記得第一年到渥太華牧會,買了一部新車,一年後去檢查車子,車行啲人問你是不是送貨的,為何你走的里數那麼高呢?你回答說,是傳送福音的。你常常探訪會友,關懷照顧,會友很愛你,常常弄了美味的食物,等你來探訪送給你,他們大大小小的事都找你去幫忙,就是一位老太太去牙醫診所,也找你陪伴。

我們的牧養理念是eat with people! 先牧養事奉的領袖,讓他們有強壯的靈命去服侍其他會有和帶領教會,我們一對一對夫婦的請來我家吃飯,不談教會,只談他們自己的事,年終亦會請所有長老執事連同家人來我家一起吃飯,與教會關係密切,相聚甚歡!

在香港,你是全時間教神學,周末到教會開會、帶領同工、帶領教會,每月講兩次道,生活繁忙,由星期一做到星期七,每天早上工作至深夜,不眠不休,但對神學生和會友永遠都有時間,經常從外國飛回來一下機就探望在病中的會友。

我因為教學忙碌,星期六由朝到晚自己一個人坐在家裏改卷,星期日參加完崇拜回來,你講完三堂道後,還要在教會開會至四、五時,回來吃飯,放下飯碗,就出去探訪病人的會友,我有一次望着你離去的背影,心中感到很難過,很心痛。

我經常一個人在空空的房子裏等待你回來,在香港的時候不能和你去中國教書,經常放學回來,獨自一人出外晚膳,獨自生活,有時抵受不了寂寞,又會埋怨你為什麼常常出外。有一次我在家中感覺都很難過,收到你從南京打來的電話,很興奮的告訴我南京教會有多麼的需要,你常常告訴我,到中國大陸去培訓傳道人的機會很難得,這道門快要關上,能去得的去,否則就錯過大好時機。你服侍的是神,我也不敢抱怨。

每次我們去旅行,或者你獨自到一個城市去教學,都會記掛着住在哪個城市的弟兄姊妹,會約他們出來,或探問他們!其實我們去旅行不是看風景,是去看人,看弟兄姊妹,去看學生,追學生呆提交論文,好完成博士課程,可惜千里迢迢又自費的去找學生,大陸的學者通常都非常忙碌,來不及交論文給你作指導!

每次移民,我都可以毫不考慮的跟着你,但這次移民到卡加里,開辦神學院,我就十分的的不願意。這個年紀我希望在香港退休,不要離開家鄉,從重新做起,是何等的艱難啊!但敵不過神的呼召,我跟你搬來卡加里,經歷了抑鬱,神也很奇蹟地用一粒珍珠的實物教材把我從抑鬱的泥召中拉起來,展開了新的事奉的一頁!

在加拿任講座,退俢會的講員,在不同的教會中講道,在中國國城市培訓,實現了我的中國夢,我的寫作夢,我的傳播夢,四年後的今天,我才知道神不單在你身上有各種的呼召,也藉着和你一起,使我被塑造。

我是一個尋求穩定生活的人,我不喜歡到處去,很難適應時差,適應新環境,適應不同的教會。但這幾年陪着你一程一程的去走,經歷很多離別、很多重逢,很多拆毁又重建,我的生命被倒空,要去承載,常常感覺到很困倦,很軟弱,但每一次的軟弱有經歷神的恩典!每次你在外,我一個人生活,都很掛念你!

今年你在溫哥華獨自過您的生日,遠在香港的我送上生日的祝福,今晚以此為結束,

祝福你在慶生的日子,在你榮休日子,作為你身邊的妻子,在今日獻上無限的祝福!

這幾年陪着你東奔西跑的去教學、講道、講座、培訓神學生和傳道人,不單在加拿大、在歐洲,也在香港、台灣、印尼、中國大陸留下我們的足跡,接觸不同的人、不同的教會、出席不同的會議。

這幾年是我人生中跑得最多、最遠的地方,接觸了在天國不同地方事奉神忠心的牧者和傳道人,他們默默的事奉,不求名不求利,為主付出一切。他們對神學知識的渴求,無論怎麼忙,都參加你的教學和講座,忠心侍主的僕人在在感動要了我!

每次長途飛機遠行,我都會有很多的焦慮,需要很多的體力,這些年我的雙腳跑傷了,長期勞動收拾擺放行李、清潔房子、舟車勞頓,體力消耗了體力,常常感到疲倦!但看見你常常一下機便開始工作,教學、開會,晚晩工作至深夜,七天工作,我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

看着你容顏衰老行動緩慢,就感到心痛,但看見天國的需要,我可以說什麼呢?

只好天天為你禱告,時時記念你的健康,求神給你更多時間、更多體力去完成你寫作的心願、教學的心願、栽培天國子民的心願。

今年你的生日要在溫哥華獨個兒過。希望你在神面前,好好和祂一起慶祝!

願神的靈大大的感動你、使用你、祝福你!在香港等著你回來的妻子,在你65歲生日時間,遙望遠處的你,獻上生日的祝福!

請你記得,你曾答允主持我的安息禮拜啊!

希望你實踐你的承諾,安息禮拜中,我選用了 「Be Thou my vision, 成為我異像這首歌作為主題

 



[i] Richard J.Foster,Gayke D.Beebe: Long for God 一生渴慕神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