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7 January 2016




自我極限的挑戰、潛能無限發揮

2015年八月二十三日挑戰了自己體能靈力的極限。

     這天要早上講一個三小時國語堂「團契生活」的訓練,是差不多一年前答應的,下午帶一個二小時「人生中場的省思」工作坊,晚上還有二小時「靈性、晚年、生命的豐盛」講座,是卡城一粵語教會的退修會。是半年前訂下的,答應時只看見教會的需要,並沒有考慮自己的體能,也沒考慮講七個小時,來回往返兩小時,舟車勞頓,我這個一把年紀的弱質女子可應付得來嗎?
     是太粗心大意、太大膽、太不自量力、太沒考慮周詳、給自己帶來了難以解決的困境。於是姐姐長途電話越洋給我來個嚴嚴的警告,她說你年紀已不輕了,為甚麼把自己弄來這麼大壓力?你不想活多幾年,活得輕輕鬆鬆嗎?意即是你自找麻煩,自尋壓力,是找死了。她要我答應以後不要這樣做。(姐姐素來極關心我,她緊張擔心我,不想我壓力過大)球牧師替我講一堂,都是好心的建議,但我講的是從中年到晚年的所面對的問題與困境,如何面對?怎樣面對?神在我們這人生階段有甚麼心意、有甚麼旨意要我們完成?跟慶球牧師的釋經講道是不同的。慶球牧師也來跟我說,七小時講座,兩個多小時的車程,連他這個大男人也難於應付,他切切的為我禱告。

在我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歲月中,不知如何活得好、活得有意義、活得有動力,如何面對身體衰弱、死亡疾病的威脅、親友的離世、晚年的孤獨,也是我想探討的議題,準備這講座其實也是迫自己去面對晚年,可以說也是為自己讀書,早就有位牧者提議我閱讀 Aging and Spirituality 老化與靈性生命的書。

這個課題,華人社會討論不多,沒有甚麼參考的資料,社會上給晚年的書籍都是討論退休要多少錢,如何保健,如何養生,如何參加社團活動,都是社工或醫生所教的,老人要「離家出走,要聯群結黨」,很小有從屬靈角度探討晚年,神的話教我們如何看人生。

我搜索枯腸,尋求神的信息,費剎思量,講章改完又改,於退修會前二日才完成。跟著才整理國語堂的訓練班。這國語的群體是我不熟悉的,也不知道如何準備,三小時的訓練,講甚麼?我求神給我信息,和語言的恩賜。更求神給我晚上有好的睡眠好應付這麼煩重的一天,我怕體力不繼,影響信息的傳講。

誰知22日晚,在退修會營地室內溫度不夠高,初到貴境,也不知要調高溫度。這晚頻頻泠醒,睡眠不足,早上起來困倦,不如何應付七小時的講座與及兩小時的車程。

神啊,我已去到極限,按著我的體力,是無法應付,無法完成你的托付,晚上的睡眠不在我掌握中,你是無限的神,在你那裡有無限的能力,你不賜下額外的體力,我怎能支付這天體力的消耗?祂是我的力量,看來沒法應付、沒法解決,祂都可以額外施恩使我可以應付。「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我靠著稱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早上的國語教會的訓練「孤與結連」,三個小時的普通話,流暢的與弟兄姊妹分享「人若不與神獨處,是無法跟弟兄姊妹結連。人若看不見神豐富的恩典,經歷不到衪的大能,沒有領受,沒有經歷,怎能跟弟兄姐妹分享?沒有與神良好的相交生活,怎能與弟兄姐妹有好的相交生活呢?沒在主面前看見自己的軟弱,怎能接納弟兄姐妹的軟弱呢?」

對潘霍華來說,「獨處乃是出於上帝的呼召,神又呼召我們進入祂的群體中,
因此基督徒要與神獨處, 也與這群體共處, 沒有獨處的共處,跟沒有共處的獨處都是不完全,甚至是無意義的」。

「凡要團契而不想獨處的,言語和感情都變得空虛;凡想獨處而不要團契的,就毀於虛榮、自戀狂和絕望的深淵中。」

這信息是關乎弟兄姊妹的屬靈生命,又是教會的屬靈生命。弟兄姊妹都領受了。
講完後坐一小時的車程,返退修會的營地,第一個工作坊「是人生中場的省思」。

「人生上半場,都是營營役役,小有靜下來思想生存的意義,不小人帶著很多遺撼走進人生下半場,回首過去,會有說不盡的空處與嘆息。人生中場不停下來思想人生的意義,不從神去領受祂給自己的人生使命,在晚年的時候,更加覺得虛渡光陰。人生中場,是下一個階段的準備,要晚年心滿意足,一生不旺過,交足天父給我的功課,一定要尋找自己的使命。」

第二個工作坊是「靈性、晚年、豐盛生命」,這階段佔人生1/3的時間,如何在精力衰退、外體漸趨毀壞,面向死亡、親友離別中仍有豐盛生命?是要將自己奉獻給主,為主而活,先求祂的國手和祂的義,又知道外體雖然毀壞,但內心可以一天新似一天,靠主剛強壯膽,與主同行。晚年可以活得豐盛而美麗。

疲乏軟弱的我不但沒有耗盡精力,反而力量越用越有,我就知道這力量不是出於我,我只是一個瓦器,是神把寶貝安置在裡面,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渺小有限的我。

原來靠著神,極限是可以挑戰的,潛能是可以無限發揮的。  有姊妹怕我太勞累,提議讓慶球牧師替我講一堂,都是好心的建議,但我講的是從中年到晚年的所面對的問題與困境,如何面對?怎樣面對?神在我們這人生階段有甚麼心意、有甚麼旨意要我們完成?跟慶球牧師的釋經講道是不同的。慶球牧師也來跟我說,七小時講座,兩個多小時的車程,連他這個大男人也難於應付,他切切的為我禱告。
     在我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歲月中,不知如何活得好、活得有意義、活得有動力,如何面對身體衰弱、死亡疾病的威脅、親友的離世、晚年的孤獨,也是我想探討的議題,準備這講座其實也是迫自己去面對晚年,可以說也是為自己讀書,早就有位牧者提議我閱讀 Aging and Spirituality 老化與靈性生命的書。
     這個課題,華人社會討論不多,沒有甚麼參考的資料,社會上給晚年的書籍都是討論退休要多少錢,如何保健,如何養生,如何參加社團活動,都是社工或醫生所教的,老人要「離家出走,要聯群結黨」,很小有從屬靈角度探討晚年,神的話教我們如何看人生。
     我搜索枯腸,尋求神的信息,費剎思量,講章改完又改,於退修會前二日才完成。跟著才整理國語堂的訓練班。這國語的群體是我不熟悉的,也不知道如何準備,三小時的訓練,講甚麼?我求神給我信息,和語言的恩賜。更求神給我晚上有好的睡眠好應付這麼煩重的一天,我怕體力不繼,影響信息的傳講。
      誰知22日晚,在退修會營地室內溫度不夠高,初到貴境,也不知要調高溫度。這晚頻頻泠醒,睡眠不足,早上起來困倦,不如何應付七小時的講座與及兩小時的車程。
     神啊,我已去到極限,按著我的體力,是無法應付,無法完成你的托付,晚上的睡眠不在我掌握中,你是無限的神,在你那裡有無限的能力,你不賜下額外的體力,我怎能支付這天體力的消耗?祂是我的力量,看來沒法應付、沒法解決,祂都可以額外施恩使我可以應付。「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我靠著稱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早上的國語教會的訓練「孤與結連」,三個小時的普通話,流暢的與弟兄姊妹分享「人若不與神獨處,是無法跟弟兄姊妹結連。人若看不見神豐富的恩典,經歷不到衪的大能,沒有領受,沒有經歷,怎能跟弟兄姐妹分享?沒有與神良好的相交生活,怎能與弟兄姐妹有好的相交生活呢?沒在主面前看見自己的軟弱, 怎能接納弟兄姐妹的軟弱呢?」
     對潘霍華來說,「獨處乃是出於上帝的呼召,神又呼召我們進入祂的群體中,
 因此基督徒要與神獨處, 也與這群體共處, 沒有獨處的共處,跟沒有共處的獨處都是不完全,甚至是無意義的」。
 凡要團契而不想獨處的,言語和感情都變得空虛;凡想獨處而不要團契的,就毀於虛榮、自戀狂和絕望的深淵中。」
     這信息是關乎弟兄姊妹的屬靈生命,又是教會的屬靈生命。弟兄姊妹都領受了。
 講完後坐一小時的車程,返退修會的營地,第一個工作坊「是人生中場的省思」。
     「人生上半場,都是營營役役,小有靜下來思想生存的意義,不小人帶著很多遺撼走進人生下半場,回首過去,會有說不盡的空處與嘆息。人生中場不停下來思想人生的意義,不從神去領受祂給自己的人生使命,在晚年的時候,更加覺得虛渡光陰。人生中場,是下一個階段的準備,要晚年心滿意足,一生不旺過,交足天父給我的功課,一定要尋找自己的使命。」
     第二個工作坊是「靈性、晚年、豐盛生命」,這階段佔人生1/3的時間,如何在精力衰退、外體漸趨毀壞,面向死亡、親友離別中仍有豐盛生命?是要將自己奉獻給主,為主而活,先求祂的國手和祂的義,又知道外體雖然毀壞,但內心可以一天新似一天,靠主剛強壯膽,與主同行。晚年可以活得豐盛而美麗。
      疲乏軟弱的我不但沒有耗盡精力,反而力量越用越有,我就知道這力量不是出於我,我只是一個瓦器,是神把寶貝安置在裡面,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渺小有限的我。
 原來靠著神,極限是可以挑戰的,潛能是可以無限發揮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