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1 January 2016



創造論與救贖論


從前的我只有「救贖論」,欠缺「創造論」


中學時是拼命讀書,晚上8時入睡,早上2時起床,做功課讀書至天亮去上課。不看電影,不看電視,不講電話,不行街,不逛公司,不旅行。每週參加兩個團契,兩個祈禱會,做學校及教會團契職員,教主日學,參加詩班,乘車時看課外書,等巴士時背英文生字、化學、數學等方程式。週末编好時間表溫習,放假和弟兄姐妹-禁食禱告,操練敬虔。
入了大學,參加大學團契,講究理性, 如何向大學生知識份子傳福音,「Basic Christianity」是必讀課本。學校團契有完整校園福音策略,大型佈道會、小組福音性研經,個人傳福音。學了不少小組查經法,如何策劃等等。當了老師更以學生福音工作為主,每週小組、祈禱會、團契,是教學以外的繁重工作。

在救贖論影響下,我只覺得傳福音是我人生任務,每一個與我接觸的人都欠他們福音的債。在這麽一個動力驅使下,我沒發展自己對信仰以外事物的興趣,没有嗜好,沒有什麼材藝,對烹餁、做衣服,那插花、音樂一概沒研究,生活較為單調。


現在放下工作了,一向要用盡生命每一分一秒的我要學習慢下來,享受神的創造。以前我覺得休息、行街看電影是浪費生命,今日神要我更多的休息,在大自然的圍繞下欣賞神的創造。
休息是為了再上路,休息是為了慢下來,尋求神的心意,掃除心靈的垃圾,整理我們人生的腳步,腾出心靈空間與神共話。我們的生命是需要兩者來一個平衡。
今日教會看重創造論,注重自我的享受,發掘生活的樂趣,較少講人生的使命,犧牲捨棄自我,為主而活,生命承擔,少看重神的主權,容易任意罔為。

香港教會忙於政治爭執,會否失去心靈空間去看看神的心意,又知道不能把神私有化,學習放下這些爭吵,好好牧養教會呢?

卡城教會是否習慣了安逸的生活,忘了傳福音的使命?安於華人社區,忘了主流社會打的人權戰,家庭價值被攻擊打擊、同性戀的爭議、大麻合法化?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