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8 March 2019

香港的戾氣

香港的


每次回港,都發現香港在改變,人情味越來越淡,戾氣越來越重。那一天參觀火車博物館,在踏上火車的樓梯,看見一個兩歲大的小孩在下樓梯,梯級很斜,小孩顫顫騰的下來,很自然的就伸手扶持他,怎料他憤怒的喝停我,跟著歇斯底里地狂叫,我嚇了一大驚,立刻縮手,這突然而來的強烈反應,使我不知所措,站在他後面的爸爸,沒作出任何的安撫,沒有甚麼反應。其實他如果對小孩作出小小的解釋,叫小孩莫要懼怕,只不過是好心人想幫忙扶你一把而已,不用那麼大的反應,小孩的狂燥就可以制止,也不會培養了暴燥的個性。

昨日在商場裡,聽到雷似的詛駡聲,響徹商場,原來是發自一個體型強大的老伯,他和店員發生爭執,用盡粗言穢語去呼喝店員,整個商場充滿了殺氣,人人恐懼,如臨大敵般爭相逃避。也見過一個店員被狠狠的痛罵,因為她發現了一個男人把貨物的包裝紙拆開紙盜竊 裏面的物品,反被這人粗口責駡,真的是誰大聲,誰正確,誰夠兇惡,誰得勢?

在街上,可以見到行人面上的陰沉、冷漠甚至充滿敵意。香港以前那種友善、關愛不知跑到那裡去了。

也許香港人積壓了太多的不滿與憤怒,可憐的香港人面對太多挫敗, 現實太逼人, 所以社會上充滿很多怨氣,社會上很多對立,懷疑和不信任,要用暴力的行動和言語去發洩、去維護自己。

香港不知幾時興起了駡人文化,網上駡人之聲不絕,街上也充斥了痛罵別人的言語。

被投訴欺凌老師的校長、性騷擾的牧者,成了過街老鼠,他們沒有機會伸辯,就被被口誅筆伐。他們選擇沉默不語,是逃避責任?是無法面對?是愈解釋愈複雜?是愈描愈黑?有人說這些犯錯的人出來道歉,就可止息香港人的憤怒?我不知道香港人的憤怒會否止息。因為被投訴者選擇不言,更引起了公憤。

在電台上、在網上、在報章上,紛紛聲討,彷彿至死也不罷休。社會上出了一群伸張正義的基督徒,駡得尤其兇狠,被投訴者故然天地不容,處理的教會也被駡至狗血淋頭,人人喊打的落水狗再勢順打下去不難,但對犯錯者那種不饒人的兇狠是否值得我們去反思一下?

翻查聖經,可以看見耶穌基督的憐憫。當人人唾棄的撒該來到耶穌面前,耶穌並沒有數落他,也沒有教訓他一下才去他的家,反而主動的探望他,這種無條件的接納,大大感動撒該,使他願意為他過去所做的作出補償。

這些打著正義旗號的基督徒,可否在別人落難的日子收斂一下那把公義之聲呢?在人人都執行公義的時候,自己可否好一點憐憫呢?就算犯錯者真的犯錯了,可否留一點餘地呢?我跪在主前,為被投訴者所面對的無限悔疚,被人指責,難以翻新的絕境禱告,也為香港的冷酷禱告,香港何時能恢復一點溫情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