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July 2018


杭州之旅                                                                                      2018年7月15日


2017年不單是宗教改革500周年的紀念,也是杭州思澄教會90周年紀念,其實思澄教會的歷史超過100年, 90周年是慶祝思澄教堂於1927年建成,至今剛剛90年。90年來,思澄堂經歷許多風風雨雨,至今仍然屹立不倒,並且發展至5000多人,足見主恩豐厚。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

2007923-24日,思澄堂舉辦很多慶祝活動,包括感恩禮拜、紀念立堂典禮、培靈會、佈道會外,更舉辦了「基督教中國化」神學思想研討會,邀請全國有名的基督教研究學者參加,主辦者除了教會外,也有當地社科院、民族宗教局和統戰部。慶球牧師獲得邀請,於是次研討會中發表文章,我們就遠赴杭州出席這重要的聚會,也參加教會慶祝90周年的活動,見證神的恩典,其實也是去體驗上帝在中國的作為。

接待我們的有慶球的學生和教會的傳道,安排非常周到,從接機到送行,幾天的住、吃、遊覽非常到位,很感謝教會上下盛情的款待。

正如思澄堂的堂主任張耀法牧師在基督教中國化研討會論文集中指出,「基督教入華之路」可謂一波三折。唐朝的景教、元朝的也里可溫教、明末清初的天主教以至十九世紀初宣教士再度來華,可是又不幸和不平等條約扯上了關係,隨着戰船利炮而被認為是帝國主義入侵中國的工具。一開始宣教士就遇上很多的反對、拒絕、甚至仇殺,不少教案發生,經歷了庚子拳亂、非基同盟、中日戰爭爆發、國共內戰、文化大革命,走的是一條艱苦的路,宣教士卻勇敢地回應神的使命,前仆後繼的把福音傳給中國人。

「基督教中國化」是自基督教傳入中國以來一直要思想的問題,如何使中國人不再以基督教為洋教去拒絕接受,如何以中國人的表達方式傳遞我們的信仰呢?如何使基督教在中國生根建造呢?這問題很值得思考。

提到最近的「基督教中國化」討論與過去「中國基督教本色化」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基督教中國化在過去兩年討論得非常熱鬧,它不單是宗教界及基督教的事,也是一個政治議題。過去很多討論是從文化和社會入手,但最近的討論,已經超出了神學及教會本身的範圍,是涉及了在社會主義中國的政治取向問題,也涉及基督教在中國的生存問題。在教會歷史上,是屬於「政教關係」。因此楊牧師從基督徒對政府的態度開始討論。他引用羅馬書十三章1-7節指出基督徒是會順服在上有權柄的,因為沒有政府不出於神,是神派來賞善罰惡,不是空空佩劍的,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上帝賜與權柄是有特別目的,極權主義並不包括在內。福音同樣仇視暴政和無政府狀態。如果政府的要求和上帝的旨意發生衝突,基督徒必須抗拒政府。他舉了潘霍華和孫中山為例,潘霍華反對納粹德國,孫中山攪革命推翻腐敗的滿清政府。他更指出馬丁路德的看法,立法者的權力根源是來自上帝,路德肯定的不是世俗政府的掌權者,而是世俗政府的機制。如果當掌權的人肆意破壞法制,上帝便會懲罰他們。

慶球牧師以學者身份從神學和聖經去回應基督教中國化的問題。從聖經看完了基督徒對政府的態度,跟著討論基督教的規範性,指出基督教與佛教不同、佛教是沒有固定經典的,教義可以隨着不斷增加的經典而修訂,而基督教是由正典所規範,福音傳到中國,最主要是如何保持耶穌和使徒的教訓。「因此基督教進入另一個文化,不應單自求變革適應另一種文化。當基督教在沒有基督教元素的文化傳播,目的使該文化擁有基督教元素而又不會損害基督教的要義,並使該文化裏的人能理解、接受、承傳基督教信仰,並使之與生活結合,才是真正的本色基督教。換句話說,本色基督教是用當地文化表達基督教而沒有改變聖經的要義。如果只是為了使接觸者領受基督教而扭曲了信仰的真義,甚至是與聖經的教導相悖,基督教便失去了他本身的價值。」

慶球牧師是唯一位基督徒學者獲邀前去思澄教會在兩會及統戰部發表從聖經信仰看中國化這熱門問題,不亢不卑。由於涉及基督徒是否可以推翻極權政府,恐怕文章被刪減,而論文要先獲通過才能在討論會中發表。感謝主,文章沒有受到留難,只是第一位杭州社科院研究員聲明,中國不是極權國家,因此文章內的觀點不適用在中國社會上。其他會中講員大多從文化上討論如何把西方老頭的帽子除下,沒有涉及政教關係。只有這篇論文提出聖經對政權的教導和基督教的規範,能夠出席並發表,是上帝的恩典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