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0 August 2017

任性文化

人性裏面總有任性,有些事情,明知是不對的,也會繼續去做,又有明知要去做的,卻任性地不做,有些東西,明知是對身體不好、甚至有害的,仍然去吃。

現代的心理學,常常為了我們任性的行為去解脫,經常歸咎於原生家庭、童年陰影、或是生理的問題、或是荷爾蒙分泌的問題,我們不用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使一切不正常的行為合理化正常化。

我的兒子在青少年階段非常反叛,我說東他就去西,我話南他選擇北,總言之要對着幹,媽媽說是他就反對,媽媽說不行他就去行。有一次,他來跟我說:「媽媽,我現在是反叛期,是會反叛你的,我遲些就不會反叛你了。」我跟他說:「亞仔,我現在是更年期,是會鬧你的,我遲些就不會駡你了。」他應用了心理學要求我容忍他的反叛,解釋他的不恰當行為,是由於在成長階段中必然經過一個反叛期,所以他反叛是合理的、是正常的。

現代心理學在安慰我們的良心,去除我們的內疚感,我們之所以傷害人是由於年少的時候被傷害,我們貪錢,是因為少年時太貧窮,我們這樣這樣,是因為兒童是有那樣那樣的缺乏,我之所以變為這樣,是因為這個原因那個原因,因此今天做出這樣的行為是自然的、是無奈的,甚至是無可厚非的,於是我們就輕易的原諒了自己對他人一切的傷害!

這個任性的行為,植根於我們人性的敗壞中,我們不喜歡受約束,不喜歡管教,喜歡無拘無束任性而為,不理後果,不管三七二十一,想做就去做,做了才算。這些任性會帶來嚴重的傷害,傷害別人、傷害家庭、傷害社會、傷害自己!

我最近也經歷了一個任性帶來的痛苦!


多年前我姐姐送給我一個戒指,我很喜歡佩戴,但這個戒指比較小,戴上了就很難脫下來。我曽經很辛苦的把它脫下來,放在首飾盒裏!今年一月準備搬家,收拾家物中,見到這個首飾盒,打開來見到這個戒指,很久沒有戴這戒指,很喜愛姐姐送給我的東西,它意味着一份姐妹情,好想把它戴上,那時內心有一個微小聲音對我說:「你真的要把它戴在手指上嗎?你忘記了脫下它的痛苦嗎?如果你佩戴了就不容易脫下了。」我對自己說,如果我戴得上就可以除下,我好想戴隻戒指啊,於是就把它戴上,其實當時心裏面是有點不安的,可是我不管一切的把它套在手指上。

其實這個戒指真的比較小,帶上後箍住手指很不舒服,但因為掛著搬家又忙於其他事情,一直不管。但戒指阻礙血液流通,使手指越來越腫痛,常常要用右手托住戒指,使被箍住的部份能夠休息,內心開始苦惱,如何把戒指弄出來呢?

最後扺受不住痛,知道如果不把它脫下,我的手指會壞死,於是開始要把戒指脫下來,試過用肥皂水、生油,因為關節腫得太利害,戒指始終不能通過關節,不能脫去!上網搜尋如何把戒指脫下,跟着他們的方法,分別用線又用尼龍繩纒著手指,而希望帶子沿着線出去,戒指始終走不出腫脹了的關節,因試過不同的的方法,手指的傷來越嚴重。

慶球牧師在前往美國覺神學期間,我一個人在家,手指痛得要命,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懇切祈禱求神給我把戒指脫下來,在百般無助下,心裏的微小聲音又說,「發微信給弟兄姊妹請他們為你禱告吧!」。 禱告邀請發出後,收到不少的回應,有建議叫我去金鋪把戒指剪掉,他們說金鋪應該有金匠,他們應該有剪金屬的利器,但我知道列治文的金鋪首飾店只會訂貨來賣的,怎會有金匠呢? 於是有人建議:「你回到香港去香港的金舖剪斷戒指吧!」回到香港要等幾個月,我還要痛幾個月?真的忍受不了!最後有人建議我去急症室,但想到急症室要輪候多時,當晚也沒辦法解決的!最後一位物理治療師的姊妹打電話來說要幫我脫下戒指,但等了很久,她仍然未到,手指痛到不得了,好想立刻進急症室,心裏十五、十六,不知如何是好。



她八時許來,帶了冰敷為我按摩去消腫,但是腫消不了,我的手指受到更大的傷,他們說等待明天吧,明天手指會消腫,消腫了就會脫下來的。他們準備離開了,我心想今晚又要捱痛渡過,十分苦惱!這時慶球牧師極力主張把戒剪斷,其實之前也試過剪,但剪不斷,我很擔心會在剪期間手指受到傷害。這一次姊妹的丈夫帶來了一把利剪,他也十分大力竟然可以剪斷戒指,我終於可以得到釋放!是多麼的開心!可憐的手指,數月來被戒指到變形,受到深深的傷害!

這次是神感動我去求助,又差遣天使來幫助我,是這對夫婦才有這麼利的較剪,能把戒指剪斷,因為弟兄是做工程維修的!

一切源於任性,明知戒指戴了會很難取下,仍然去戴,結果受了多月的痛苦,是任性妄為,做一切是之前應該約束自己!原來自己也是這任性文化的產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