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2 June 2017

基督給中國的一份禮物:我的美國父母

2017年我以 沉重的心情去迎接五月的母親節。沉重是因為媽媽不在了,沉重是因為於四月又收到的美國媽媽--王維珍尼亞夫人,於去年十二月離世的消息,一下子要適應兩個母親的逝世,真是悲上加傷。

46日開了十二小時的車從卡加里抵達溫哥華的寓所。打開信箱收到一封從科羅拉多泉水市(Colorado Spring) 一間律師行寄來的信,告訴我們王維珍尼亞夫人已於去年十二月病逝。她的房產繼承人的名單中有我夫婦的名字,現正辦理手續,需時數月,手續完成後再通知。惡耗傳來,令我招架不住,我正想待慶球牧師退休後騰空時間去探問年邁的美國母親,誰知她又去世了。次日我收到她兒子王保羅(Paul Wangein) : 她的遺囑執行人的通知信,正式通知我他媽媽病逝了,原來她的女兒Dena於一月寄給我的信退了回來,遲了通知我。

美國母親病逝使我陷入無限的哀傷,這邊為我親生母親難過,那邊又失去了愛我的美國父母,怎麼這些事會一起發生的呢?

人生總會有缺陷,我年僅三歲,父親就癌症去世。在父親缺席的生涯中,最怕過的是父親節,特別怕別人提起爸爸兩個字。心中很渴望擁有一個爸爸。這一個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撼。可是我的神很顧念我,在我的中學生涯中就給我一些很關心我的老師,從中一至中七的中文和中史的胡炳昭老師是我的恩師,他悉心裁培我的中文寫作,常常送我著名作家的散文小說,又在我病中來探問,關懷備至。唸神學的時候更賜我一位屬靈的恩師,他竟然成為我的代父: 王廣林博士(Dr. Walter Martin Wangerin)

1977年王廣林博士從美國來任教於信義宗神學院,又協助信義宗教會籌辦一間基督教大學。他稱自己為「神給中國的禮物」,其實他何只是一份從神而來的禮物呢?他簡直就是神給中國的恩典,是我生命中深具影響力的老師,也是神給我彌補喪父之痛的代父。他視我如女兒,他和他的妻子以父母自稱,叫我做他中國女兒。

王廣林父親出生於美國科羅拉多泉水市,成長於敬虔的基督教家庭,父親也是一位牧師。他一生從事神學教育,於美國多間神學院任教,又曾任愛民協和神學院的院長,1977年和妻子遠道前來香港,在信義宗神學院教基督教教育哲學和教學法,那時我正好在信神唸基督教教育碩士,有幸成為他的學生。

王博士他的教學充滿動感、創意和熱情。他每一堂課都像演戲,全程投入,開闊了我的教學視野,為我立下一個好榜樣,認識了他,才知道教學是可以那麼生動有趣。他的屬靈生命很好。他說過每一天就好像是最好一天的用心去過,每晚上床睡覺,都和鞋子道別說:「希望我明天可以再見你,我們再一起去侍奉主,如果不見,那就是我與主同在了」,這樣每晚和鞋子道別,竟然到三十年後才真正別去。

我這一生人遇見的良師不少,都是待我非常好的老師,王廣林博士不單為我的恩師,指導我完成基督教碩士的論文,神學畢業後更往還不絕。那時慶球很想讀神學,但家境貧困,又得不到助學金,出國讀書無望,他暗地裡找來美國教會支持我們的生活費及學費,讓我們可以到美國留學。他的提議令我們驚訝不已。可惜當時要供養兩個家庭的母親,慶球的母親長年患病,醫藥費甚巨,我的母親也到年邁之年,在萬般不得已下推卻他的好意。王爸爸(Father Wangerin) 當時傷痛欲絕,他說他的心在流血。因現實的問題,辜負了他一番的好意,我們好不難過與抱歉。

八四年我們終於靠著一些積蓄,雖然不足支付三年的學費與生活費,憑著信心也就踏上神學之旅,遠赴英國倫敦大學,慶球去唸神學博士。玊廣林爸爸經常來信支持,留學期間我們義務牧養英國倫敦一間教會,想不到在發展蓬勃之際竟然因教會改名引發爭論及分裂,初次牧會遭逢打擊,是一個極大的挫折。那時我們傷心不已,幸得王爸爸及弟兄姊妹不斷來信支持,才可以在傷痛中繼續完成學業。王爸爸是基督教教育博士,精通神學,在他忙碌的日子,在遙遠的美國為慶球的論文修改英文,他幫助不少。

玊廣林爸爸對我們的親情盡在他送給我們的禮物中表達。神學畢業後不單書信往來,聖誕節更是一份一份的禮物寄來。他送的禮物都是很珍貴。我十分珍惜的是一本講壇聖經,小聖經放在精美的講壇上,它提醒我們傳道人最重要的職事是傳講神的話語,傳道人要有道可傳,聖經是我們牧養教會的天糧,要認真研讀。另一份禮物是石雕十字架,非常精美,讓我們緊記十字架是我們生活的中心,背起十架跟隨耶穌,是我們一生的任務。還有一個耶穌像的擺設,簡單的頭髮、鬍子、眼耳口鼻竟然可以找到耶穌出生時的馬糟聖景,內中有吹著號角的天使,馬利亞、約瑟、牛馬羊和牧羊人,又找到客西馬尼園,耶穌基督跪著禱告和加略山的十字架,一一詳細的在耶穌像裡呈現出來。另一個我珍而重之的是一個耶穌出生的雕塑,小嬰兒睡在小床上,伴著祂的有驢子、免子、松鼠、小羊和麻雀,意境優美,栩栩如生。最後一個也令人難忘,是羅馬選購的耶穌圖像,王爸爸告訴我,這個圖像是該商店的最後一個,他買了一個送給我後,想再買一個,又走到該店鋪,竟然發現店主已經去世。這個圖像是不可多得的聖像。

王廣林爸爸在十年前去世,我們一直和維珍尼亞媽媽保持聯絡,每年都見她親筆寫來的信,每年寄給她聖誕卡後,心裡就非常忐忑不安,唯恐收不到回音,去年收到她的女兒代筆,也心知不妙,最後竟然我的擔憂成為事實,於四月才收到她去世的消息,連美國父母也離我而去。

想不到在她的物業繼承人的名單中竟然有我的名字,她真你視我如女兒。想來她是因我們從事神學教育,這一筆遺產是她給中國教會的一份禮物,我不會有負所托,一定會供獻於神學院,完成她的中國神學教育的心願。

我親愛的美國父母,我是多麼的懷念你們,忘不了的是那份恩情,你們廣闊的胸襟,那份天國的視野,委實是傳道人的榜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