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5 April 2016


生命見證

            倒空,才能承載

                                 ──楊朱麗娟師母

                                      撰文/郭淑貞
 

一生的職,一生的侍奉。」這是楊朱麗娟師母不久前在一次南播主日學中的主題。

主日學課堂上,楊師母談到了事奉的先決態度:我們首先獻上自己給神,然後才可以事奉,不要求自己的好處,單單為著榮耀神。

對於基督徒,這樣的課題容易與我們的生活結連嗎?這樣的信仰生命,又是一條什麼光景的道路呢?

《川流》邀請了楊師母分享她的生命見證,當中看到神的忠心使女侍主多年的蒙福生命。

  奉獻


年時候,楊師母已經立志為神奉獻一生。談及這次的委身,師母回憶到她的悲哀童年。

  三歲那一年,有四位太太的爸爸離世。面對一屋子家人的哭哭啼啼,無知的她不知發生什麼事情,未識喪父之痛,仍開心地走來走去,媽媽認為女兒應該表現悲傷,於是打痛女兒,用鹹水草把女兒跟自己捆綁一起,在爸爸的遺體前跪下……悽楚的一幕,成了痛苦的烙印;也因家複雜,父親風流、家人爭產等等的事,讓人都瞧不起這一家。問題嚴重影著年少的麗娟,在學校,她不想和人交往,總是孤獨一人。

 小學已經感到人生灰暗,生存只是為了死亡。生活一天,越接近墳墓一天,人生沒有意義……自己出身不好,不值得人愛,有一種罪疚感,出生在這家庭,我是帶著罪來到這個世界。」


直至發現了耶穌基督犧牲的愛,讓她深受感動。「在茫茫人海,我只不過是微塵,但耶穌基督這位宇宙的創造者、偉大的神竟然到人世間尋找我。刹那間,生命被這份大愛深深觸動!」

 因此,在中二一個培靈會的呼召中,麗娟獻上了自己。從這一天開始,她知道自己是神的寶貴女兒,再不是錯誤出生的女孩,生命觀徹底地扭轉。

 當時,她看到傳道人地位低微,似乎走頭無路才來服侍上帝,「事奉一位尊的神,怎可能由沒有才幹、讀書不成的人來充當?我要把最好的奉獻給主,讀書讀得最好,有內涵,有充實學識,不羞辱神的名。」

  從此,生命再不一樣。楊師母朝著目標勤奮求學,同時也追求靈命的增長,並在學校和教會團契擔任要角。每天在車上是她汲取養分的時間,閱讀了大量寶靈書,《與神同行》、《蓋恩夫人的信》、《馨香的沒藥》、《活祭》……書包裡並放備了福音單張,隨時預備向身旁的陌生人傳福音。

     從中學開始,楊師母已經學習「與神同行」。「我經常禱告。趕火車中,我祈禱:『趕及的話我可以回家休息,如趕不及相信有祢的心意,我要尋求這趕不及的心意。』『神呀,我在火車中,祢有什麼要我做的呢?』在這些場面,祂會提示我傳福音,當中經歷不少神蹟。」

 一次,她在火車上,坐在一個女孩身旁,內心有聲音對她說:「你書包內不是有福音單張嗎?你向這個女孩子傳福音吧!」對於麗娟來說,和陌生人說話並傳福音,總有點難為情,但是主的要求,也就試試吧,相信聖靈必在當中帶領。麗娟在一個車程內完成了福音要點,下車了,彼此留下姓名及電話日後聯絡。一個星期後,教會弟兄慶球憂傷的告訴她說,他的好友文亮的妹妹在附近的水潭游泳,不幸遇溺身亡。麗娟覺得女孩的年齡和她一個星期前在火車上認識的女孩相近,於是詢問她的名字,核對下,竟然遇溺身亡的女孩就是她。麗娟抹了一把汗,想不到那天可能是女孩最後一次聽福音的機會,如果麗娟不是順從聖靈的帶領去傳福音,她就連聽福音的機會也沒有了。。

 麗娟分享了一件事;團契辦代禱運動,她為一位不認識的女孩祈禱多天,女孩名叫何麗珍。後來,麗珍認了麗娟的姐姐。一天,麗娟在天台上溫習,碰巧麗珍來找姐姐,聖靈又在心裡感動:要向她傳福音。麗娟好掙扎,因為要預備明天的考試,最後順從聖靈的帶領,邀請了麗珍到天台,兩人開始談天。漸漸沒有了話題,麗娟暗地裡問神,「我還有甚麼話題可說呢?」這時心裡響起了聲音:和她談論生死,人死後到哪裡去這問題吧!誰料這正是何麗珍追尋中的問題,這天她決志了,日後二人成了要好的朋友。

 也許,我們會驚詫這些神蹟,但於楊師母卻是常有的事,「我們時時刻刻可以經歷神,問題你願意與否。安静下來,你可以聽到神的心意。我可以有很多理由去拒絕,但順服之後就見到神蹟。」

 信心   


要把最優秀的獻給神,楊師母的升學目標是香港大學,「進港大不是為虛榮心,而是上進心。我要進入最高的學府,得到最好的訓練,有最好的學識去事奉神。」

別人問及升學,她自信絕一定會入讀港大,肯定的答案讓人驚訝。在高考當天,剛擱下了筆,她的心裡便有聲音湧出:一定可以進入港大。信心不是來自她自己,多年與神的密切關係,讓她毫不懷疑神的計劃。

但楊師母澄清,「不是『成功神學』,我讀書不會沒有挫折,我的數學不好,要背數爭取成績,要清心寡慾、要很努力的讀書。我每天只睡六小時,時時刻刻都讀書,有次竟因長期睡眠不足入了醫院。信耶穌並非一帆風順,而是對神有奉獻的心,祂會成全你的心願。不是自私,不為滿足虛榮感,不為賺金錢,也不怕別人覺得自己了不起,只是為了神。」

     港大畢業後,她特別渴望從事大眾傳播工作,文以載道;但輾轉多次,還是從這行業退下。後來進入神學院,取得基督教教育碩士學位。神的心意,是要她帶著福音使命當教師,進入學校,成為帶職宣教士,建造年輕人的生命工程。

       這個階段,楊慶球牧師與師母成家。年輕夫婦為了籌備進修神學的經費,過著簡樸的生活,日子不寬裕,經過同心的禱告,神的心意是牧師到倫敦進修神學,所以變賣了香港一切,二人踏上倫敦驛途。

     83年間,是中英爭拗的歷史時期。他們剛剛售出單位,便碰上人心惶的黑色週末,港元急瀉千里。他們手裡仍未兌現的支票,留學的小小積蓄,極有可能逝如流水。但他們静心等,深信上帝既然帶領也必保守。一天後,港元歷性地與美元掛,赴英的資金得以保存了。在險如巨浪中,上了信心的一課。
 
倫敦生活拮,他們住在貧民窟,為了省錢,常常走45分鐘的路,去唐人街,去教會。在他們二人合著的《我行我信》中,有這樣的一幕︰「師母去貧民區教書,地方治安極差。晚上回家時,師母坐在巴士後排,牧師駕著借來的電單車緊隨著。看著他倆隔空搖手、歡笑,旁人莫名其妙。陰沉的霧都中,有兩張快樂的笑臉。」

 日子即使貧困,楊師母卻感到充,「生命不會因貧窮而自卑,也不會向神埋怨。」

 順服


      神學畢業後,楊牧師到渥太華華人宣道會牧會。八年的服侍中,教會事工發展很快,建堂、植堂、教會人數增長……牧會十分愉快,渥太華這四季分明的地方已成了他們的第二故鄉。
 
楊師母視渥宣為家,與會眾相處如親人。每一個主日,她站在大堂門前擁抱每一位,親切問候:「一星期沒見,你好嗎?」渥宣的會眾都繫在她的心頭。

然而,師母聽到了新的召命。一次講道中,她聽到內地的基督徒傳講福音的艱難。在黑江,一個女孩子去傳福音,但沒有人信耶穌,女孩子沒有出路,也沒有飯吃。寒中的她,獨自跪在雪地上哭泣……「這一幕,令我深受感動。我在床前跪下,問問自己,我在社會有好的工作,有愉快的事奉,如果神要把這些都取去,我願意嗎?……我把自己再一次奉獻:『神啊!如果祢要取去,我也願意!』」

不久,楊牧師要回到香港,在神學院培養傳道人。雖然師母非常享受在渥宣的事奉,也順服神的帶領。她明白雪地的一幕是她的挑,因為離開渥宣,讓她落下了半年不捨的淚水。

     回到香港,同樣面對神要她學習的功課。楊師母一心做傳道人,為這禱告了兩個月,但神的召命仍舊是進入校園,帶著福音使命去教書,做學校的宣教士。

 經過短暫的代課,楊師母受聘於長洲官中,過程經歷了等候神的迂迴窄路。楊牧師在長洲建道神學院授課,師母到長洲官中任教是較好的選擇。進入長洲官中,可先要考取政府入職試,這一年競爭特別大,九千人申請,二千人面試,取錄僅三百,還要派去長洲官中任教,成功的機會率十分渺茫。

      入職試前,師母作好了充分預備,主考官的面試考題也成竹在胸;深信一定獲得取錄。然而未有回音的階段,心情不免忐忑。面對消息沓然,她的信心不禁搖動。她嚐試另覓教席,卻在禱告中沒有應許的感動,怎麼辦?在神的意念與人的道路上,她最終放棄了等候,接受了另一間基督教學校的教職。

料想不到,就在簽約的一刻,校長竟收到一個攔截簽約的電話,告知她己經成功入職,並獲派去長洲官中。校長理解她是一位好老師,願意解約讓賢。神再一次顯現奇蹟,這不合常理的曲折通知,直讓她呆住了!

爭戰


因著一個神跡,她進入長洲官中任教。「然而,沒有紅地氈在等。長洲官中是非常艱辛的路,令我天天想離開。我問神:『不是祢神蹟地帶我到來的嗎?』」

在學校,楊師母成功舉辦了學生團契、佈道會,很多學生前來參與,福音事工蒸蒸日上。但頑的學生憎恨她嚴格的教導,常常搗蛋,又以恐嚇對抗她。面對挑戰,師母每晚飯後跪下禱告,從神支取堅持下去的力量。

她清晰知道面臨著一場屬靈的爭戰,撒旦在驅逐她,不想她在長洲官中傳福音。一次祈禱後,她不知哪來的勇氣,高聲對屬靈惡魔說:「我知你不想我留在長洲官中,你要趕我出去,但你一定會失敗的,我是神派入來做學生福音工作的,我是不會離去的,因為從一開始,神,已把你的頭踐踏在祂的腳底下,祂已經得勝,你是註定失敗的!」

第二天,一場驚心動魄的屬靈爭戰因而掀動。幾十位學生一起出事,他們不由自主地不停寫著「死」字,有人企圖跳窗,有人意圖推人下山,學生的生命受到威嚇……魔鬼也叫學生來找她,指揮學生,要三點放學前找楊老師,魔鬼控制學生,在紙上寫上她的名字,點名要她出來迎接挑戰。 

在這個充斥迷信的小島,許多學生沉迷筆仙的危險玩意,以致走火入魔。這些日子,一大群徬徨恐慌的孩子,要向師母求助。她把牧師請來一起幫助學生驅走惡魔,領他們到長浸信會,帶他們禱告、唱詩,逐一安慰、鼓勵。隨著挑釁的升級,師母疲於奔命;在情勢嚴峻的晚上,她徹夜難眠……靠著神的大能力,終於退了悪魔。若不是聖靈的同在,無法想像結果。 

這場屬靈爭戰,讓更多學生走到神的跟前,信仰扭轉了他們的生命。不但改變了頑劣的性格,學業也突飛猛進,個別的學生後來成了有心宣教的好基督徒。

楊師母坦誠表示,爭戰中她其實軟弱,只能著神的能力。「一定要順服。走到某段崎嶇路,很難走下去了;卻原來有轉彎位,以為堵塞著,無路可行,不知如何去面對,但到時候神會為你解決。」在水深之處,映見了神的奇妙。


離開這所學校後,神仍然引領她的學生福音工作。她到了趙聿修紀念中學任教,趙聿修是元朗太平清醮的發起人,學校正是打醮的起源地。楊師母回頭看,原來神派她進到撒旦的大本營做福音工作,怪不得困難重重。然而,十多年間又經歷了許多神蹟奇事,看到一個又一個的學生從不信到相信,到成長。「做學生工作,最困難的時候,最能經歷神的恩典。」

為著做福音工作,楊師母放棄了升職的機會,在學校的職位低微,承擔的都是艱辛工作;甚至為著福音緣故,受著不少攻擊。但因著她從不計較人世間的高位置,只是按神心意盡心教學,關懷學生,同事跟她說,在她身上看到了什是基徒。

恩典


2012年,楊牧師有了新的召命,來到卡城建立華人恩道神學院。創業維艱,牧師每天忙於招生推廣、籌募經費、聘任講師、策劃課程……相反,往日繁忙勞累的楊師母,生活如急煞車般一下子空閒起來;在冰天雪地的卡城,沒有熟悉的教會,也沒有一個親人或朋友,四周孤寂、陌生。這個時候,曾經勉無數弟兄姊妹的楊師母,情緒跌進了谷底。

 「每一天收拾家居之後,不知道要些做什麼?我感到抑鬱,覺得自己沒有用處。我對神說,『過去有這麼多年的服事,全心全意,一心一意,現在是時間讓我離開……』」離開,是指息了世上的勞苦,她情緒低落,竟到如斯地步。

 神蹟又再一次臨在。不久他們回到香港,楊師母收到了一份不尋常的禮物──一顆閃爍的珍珠。禮物來自一位互不相識的姊妹,楊牧師於2012年九月份回港擔任北角宣道會差傳培靈會的講員,師母也隨著牧師而返港。北宣有位不認識楊牧師的姊妹有感動送楊牧師一份禮物,但她不知送甚麼,她在禱告中看到一顆珍珠,神叮囑她要送給楊師母。禮物卡上,姊妹寫下了神的恩典;禱告之後,她到首飾工場挑選了珍珠,並配上一條項鍊。兩天後,一位親人送給她一筆金錢,正是珍珠與項鍊的價錢。

「收到這份奇妙的禮物,楊師母內心有聲音對她說:「你是我掌上的明珠」!神要告我,『我知道你到這個生命時刻,會有抑鬱,會掉下去。我要感動姊妹去買一顆珠,成為實物教材,告知你是我的掌上明珠!你是寶貴的!不要跌下去!」回憶起神的愛,師母語帶硬咽,「收到禮物,我也不敢置信,也要不停、不停地求證。回來後,便尋找究竟神怎樣帶領我在卡城的日子。」 

接下來,師母看到了神在擴張她的會幕,然後延伸她的服事。不多久,她開始了另一種事奉──教主日學、任講員,並跟楊牧師到中國內地神學院教學;近期,更在電台廣播。寫稿期間,正聽了師母在加拿大中文電台的節目《情緒探射燈》。她有一個「一波三折的寫作夢」,經歷了如過山車跌宕的事奉生命,竟在退下來的日子,神領著她重新進入傳媒層面,作祂的見證人,分享天恩的故事。 

楊師母想不到,走過幽谷後竟是一片新天地,越走越驚喜。來到這個階段,她感到滿足,不枉此生。 

果效

誠然,一生的事奉,不是輕易走過的平坦路,有恩典,也有淚水。楊師母理解人的軟弱,「我們可以不去事奉,但永遠享受不到神給你的滿足。人可以選擇跟隨祂,或留在安舒區。」楊師母的選擇是全然奉獻,如她在主日學上的訊息:「不斷站在祭壇上/奉獻最好不是次好/事奉不為出名或一展抱負/不要期望掌聲/輕看自己的知名度/不在乎高低一切為主……

師母坦言,這些都是她多年的經歷,是她對蒙召的體會。無論什工作,也是承託我們的事奉,在工作中服侍神。人會過去,但一生的果效會跟隨,「這是信心之旅,屬靈的信心之旅。回頭看,就能見到一張張的彩氈,色彩斑斕。編織的時候,一片一片的,你不會明白是什麼。編織完畢,才見美麗。」渥宣是她其中一塊彩氈,學生的生命工程又是一塊,卡城的一塊仍在編織,但已是動人色彩。

 有姊妹形容師母倒空了生命,但正因如此才能聆聽神的聲音,才有虛懷承載神蹟,讓祂放在合適位置,與祂一起編織天國的彩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