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6 September 2015


一折三挫的寫作夢
寫作是我少年時的夢,它甚具創意,需要細心觀察人生百態,常常檢視內在生命,也要和心靈對話,是一條常要獨處,又要忍受孤獨的路。
其實人人在生命某時某刻中會喟嘆,會感慨,有著詩人的情懷,可是,卻不能把洋溢胸中的詩句寫下,能寫出別人想說但表達不到的心底話,能把細膩的心思用文字表達,引起共鳴的,就是詩人。我不是詩人,可是也盼望細膩地觀看人生,以文字舒發情懷。寫作非常具挑戰,要誘發文思,也要搜集資料,否則會言之無物,我又想以文載道。

中二奉獻給神後,我將這夢與傳福音結合,希望從事大眾傳播,以文字服侍神。大學畢業後,好想到美國去唸大眾傳播,去信美國的Temple University,  加拿大的Waterloo University,準備留學深造,可惜當時的情況根本無法支付留學費,剛巧當時香港中文大學開辦傳理碩士課程,我認為是神給我開了路,歡歡喜的去報讀,於一百個考生中脫穎而出,取得面試資格,五個考生面試只取錄四個,不幸我是第五個,不被取錄!傳播夢又被毀了。
但我仍然死心不息,神學畢業後,重返教席,兩年後辭去教席,到一間福音傳播機構圓我的傳播夢,雖然取得的薪金只為教學的三份之一,仍然無怨無悔的去做。可是不到一年,因著機構的問題,我還是要返回校園,傳媒寫作夢又因而中斷。

其實神是委派我到中學教書,做年輕人工作。向學生傳福音我是樂意的,可是不滿意教學中花很多時間去備課改作業,覺得這是浪費光陰。經多番的祈禱等候,尋找神的心意,又明白大眾傳媒並不適合我,終於明白教學是神給我的使命。結果帶著福音使命進入學校,在諸多艱難中看見神的恩典,經歷很多神蹟奇事,一個又一個學生歸主,看著他們從不信至成長,滿心歡喜快樂!教學生涯在三年多前心滿意足地退下來。

退休後跟著慶球牧師到處去教神學,一段段的旅程,一個一個的艱難,都經歷了,神擴濶了我的視野,看見天國的偉大,看見神在各地忠心的僕人如何盡心竭力的擺上,看見祂的作為無處不在,使我驚訝,讚嘆祂的廣大,作為一個神作為的見證人,我深受感動,不得不把這些故事寫下。
退休後,也有不小時間閱讀,把聖經好好研讀,慈愛的天父也給我領受祂的聖言,我亦把它們寫下來,完成一篇又一篇的分享。原來我的寫作夢是這樣成全的。

但誰知寫作夢又遇上艱難。
神給我不少機會跟慶球牧師到處去觀看神的作為,可是腳跑傷了,祂也給我許多信息,正在開始投入寫作之際,卻因頸椎骨退化而引起手臂的神經痛。它攤換了我的右手,更令我晚晚忍受刺痛,又如用刀砍傷般痛,看醫生,吃消炎止痛藥、做物理治療,通通都無效。晚晚想辦法減輕痛楚,與痛共眠,很心急想把痛趕走,希望盡快復原,去繼續我的寫作夢可惜卻事與願違!原來痛症是不容易解決的,痛是不肯離去,有姊妹稱自己為痛症同學會會員,說:曾經有一位很中肯的職業治療師和她分析說,既然痛症不會和你分手,就要學習計劃如何與痛症共存。與痛共存,是的,人生很多的問題是無法解決的,接納問題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才可以勇敢地活下去。

我的寫作夢遇上極大的障礙。在苦難中見到神的恩典。祂知道來到這個年紀,我會經歷手部的痛楚,預先安排了一位弟兄教我學習用九方輸入法。現在右手不能用,左手可以走馬上任。可是那種刺痛、被砍傷的痛無法令我好像過往般上網搜集資料,又無法聚精會神的去把文章一一寫下。
人生的路不是由我釐定,傳道者說:「他不知道將來的事,因為將來如何,誰能告訴他呢?無人有權力將生命留住」,人是有限的、脆弱的,生命是有限制的,經歷無助及無奈,走進人生最悲苦處,就發現我的神在那裡,祂用慈愛的手擁抱我。

傳道者說「各樣事務成就,都有時候和定理,因為人的苦難重壓在他身上」, 人生每個階段都有苦難,只是苦難不同,苦難是不能解釋,也不能解決的。但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們心裡,所以在患難中也是歡歡喜喜的,每當夜欄人靜,痛如刺如刀般砍下來,我抱著受了傷的手臂,擁抱著苦難,面向著神的恩典,我知祂在,祂也在這裡擁抱著在苦難中的我。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