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September 2015


尋索宣教士足跡的台灣之旅 ()
812-13日出席了於台北舉行的第二屆「迦密山國際學術論壇」,探討天地人和諧與可持續發展。迦密山國際論壇是華人基督徒學者與眾教會的交流平台。來自世界各地的華人神學院,大學,機構及教會的學者包括院長、教授、牧者、機構領導人於短短兩天參加了8場主題演講及發表了37篇分組報告,就科學與信仰、關愛受造世界、全人教育、家庭建造四個主題,來分享他們的領受與研究成果。

這次來台灣以為只是一次學術的獲取,意想不到除了學術外,竟聆聽了一個又一個感人的宣教士的故事。
       今年是馬雅各入台宣教150年,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舉辦了一部史詩音樂劇,以「我們有偉大奇妙真神」為主題,在大會期間上演。

馬雅各於1865年六月在高雄登陸,是第一個進入台灣的宣教士,1865年六月也是戴德生憑信心創立內地會的一年,1865 2015年正好是150年,由最早期的兩位宣教士馬禮遜和米憐創辦華人第一份民報「察世俗每月統計傳」,則是1815年出版的,到今年正好兩百年。
宣教士的故事是令人感動的。

      1865年的台灣是「鳥不語,花不香;男無情,女無義!」,如果不是為了樟腦、鹿皮,是沒有人走向台灣的。就算有人「為了擁抱更美好的明天,博命越過黑水溝,十去六死三留一回頭。若不是為了掙一口飯吃,是沒有人肯冒死越過黑水溝,向台灣走來的」。27歲的馬雅各醫生看到了中國旁邊的一個荒蕪小島的福音需要,毅然和女友分手,不懼怕海上的巨浪,孤單的來到台灣。第一站受到迫害,第二站工作了七年,終有點工作成果,卻又因庚子拳亂而終止。他回到英國,遙望台灣翻譯聖經,他兩個兒子,前仆後繼的去中國繼續宣教使命。

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林治平總幹事分享了感人的宣教故事。
       1865年戴德生在倫敦以中國內地會的名義把十英鎊存入銀行,標致著中國內地會的成立,要求差派24位宣教士前往中國24省傳福音。有人問:十英鎊怎能差派24位宣教士呢?他說十英鎊加上上帝的應許,事就可以成了。

19世紀末,內地會已經發展成在中國規模最大的一個傳教差會。戴德生去世前,內地會的宣教士已增至828名,分別來自英國、美國北歐國家,散布在中國十八個省份,北至蒙古,西北到新疆,西南至雲南。信而受浸者達2500

第一個內地會的宣教士是瘸腿的,戴德生問他:你只得一條腿,怎能去遙遠的中國呢?他回答說:我去,是因為有兩條腿的不去。戴德生又問:中國人很強捍,他們會迫害宣教士,你得一條腿,怎能逃生呢?他說:我沒想過要逃走。
      結果他去了溫州,燃點了溫州,日後溫州成為中國的耶路冷。

     另一個值得致念的是馬禮遜宣教士,是第一個來華的宣教士。他看見中國人多,他說若中國人排隊在他面前經過,至少要花數以百年才可行完。他問神為何佔世界三份一人口的中國竟沒有人去宣教呢?神回答說:你就是我所差派的人,你去吧!

在出發前的一天,他在日記中寫著

「求主幫助我得到基督的恩賜,讓我記得有一場仗要去打,有一場賽跑要去跑,有一項重大的使命要去完成,有一項債我要還,直到我去世的時日。」

    年輕的馬禮遜就這樣獨自踏上征途,忍受著父親的指責,放下了家庭的責任。

     在旅途中,有一位商人嘲諷馬禮遜說「馬禮遜先生,你真的指望自己能夠改變偉大的中華帝國的偶像崇拜觀念嗎?」馬禮遜以異常堅定的口吻說「先生,我不能,但我相信我的上帝能。」

    1818-1822, 短短四年,好友米憐牧師夫婦及其摯愛妻子相繼病逝。1822年十三行發生大火,馬禮遜牧師大半的財物都被燒毀,為馬六甲印行新約聖經而準備的、價值一百英鎊的紙張也付諸一炬。

馬禮遜牧師在日記寫著「九年前的昨日,我們夫婦倆歡迎米憐夫婦到澳門。如今,我們四人中的三人都不到四十歲就離開人世了,只留下我孤苦伶仃地生活。

經歷如此的生離死別的痛苦,他沒有埋怨,也沒有問神為何把他的好友和妻子都拿去,相反的,他卻說:「然而,主的旨意是美好的,他們都是在福音的應許和盼望中去世,而且都是死在自己的崗位上。他們在戰場上捨棄身軀,忠於救主的大業,直到最後一天,他們沒有一個臨陣逃脫,這教我滿心喜樂,即使我最為不幸的瑪麗,也是回到中國才離世的。」

    一個一個感人的宣教故事,一份一份摯誠的奉獻令我覺得好慚愧,我太渺小了,是擺上得太小。在現今這個物欲橫流,自我中心、貪圖享受的社會中,有誰還願意好像那些偉大的宣教士義無反顧的獻上,誰人為主赤忠忘生死呢?

           在這晚的「馬雅各入台宣教150年:我們有偉大奇妙真神」的史詩音樂劇中,

「成為我異象」總結了宣教士的一生,也唱出了我的心底願!

求我心中王,成為我異象,我別無愛慕,惟主我景仰,
願你居首位,我心嚮往,睡著或睡醒,慈容作我光。

成為我智慧,成為我箴言,我願常跟隨,你作我良伴;
你是我聖父,我得後嗣權,你常居我心,你我不相離。

我不求虛名,也不求富有,主是我基業,從今到永久;
惟主在我心,永遠居首,天上大君王,他是我萬有。

天上大君王,光明的太陽,容我享天樂,我已打勝仗;
我心之主宰,凡事引導,萬有的主宰,成為我異象。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